首页 资讯 关注 教育 综合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

国内

旗下栏目: 时政 国内 万象 锐评

山东准大学生因电信诈骗离世案告破 4人被捕2人在逃

来源:成都商报 作者:cnrx 人气: 发布时间:2016-08-27
摘要:●山东临沂市准大学生徐玉玉因电信诈骗案不幸离世,该案26日告破 ●山东临沂市临沭县的大二学生宋振宁遭遇电信诈骗后,于8月23日心脏骤停,不幸离世 ●目前,临沭宋振宁被骗案已锁定2名犯罪嫌疑人,抓捕及相关工作正在进行中 8月19日,山东省临沂市高考录取

     ●山东临沂市准大学生徐玉玉因电信诈骗案不幸离世,该案26日告破

  ●山东临沂市临沭县的大二学生宋振宁遭遇电信诈骗后,于8月23日心脏骤停,不幸离世

  ●目前,临沭宋振宁被骗案已锁定2名犯罪嫌疑人,抓捕及相关工作正在进行中

  8月19日,山东省临沂市高考录取新生徐玉玉被犯罪嫌疑人以发放助学金的名义,实施电信诈骗骗走9900元,造成恶劣社会影响。经查明,此案为犯罪嫌疑人陈文辉、郑金锋、陈福地、熊超、郑贤聪、黄进春等人所为。26日,福建公安机关将陈福地、郑金锋抓获,广东公安机关将黄进春抓获。

  公安部26日发布A级通缉令,公开通缉山东临沂徐玉玉电信诈骗案3名在逃犯罪嫌疑人陈文辉、熊超、郑贤聪。记者昨晚获悉,福建省公安厅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26日晚8点,福建省公安机关经缜密侦查,组织警力抓获公安部A级通缉令通缉的山东徐玉玉案犯罪嫌疑人熊超(男,1997年10月出生,重庆市丰都县人)。审查工作正在进行中。

  公安部对发现线索的举报人、协助缉捕有功的单位或个人,每抓获一名犯罪嫌疑人将给予人民币五万元奖励。

  山东临沭宋振宁被骗案侦破工作取得重大进展,已锁定2名犯罪嫌疑人,抓捕及相关工作正在进行中。随着大学开学季临近,临沂市内接连发生至少三起电信诈骗学生案件,三名学生银行卡内学费或资金被骗走,疑由此引发一男一女两名学生猝死,引发社会广泛关注。(新华社)

  骗子为何频频盯上学生?

  去年6月,北京市公安局对外通报,2015年前4个月,北京高校日均发生电信诈骗案件2.9起

  记者调查发现,大学生群体近年来已成电信诈骗受害“重灾区”,要避免“徐玉玉式悲剧”再现,必须多管齐下,综合施策。

  重庆渝北警方通过梳理辖区近3年电信诈骗案发现,20岁以下受害人占比12.85%,这个年龄段群体多以学生为主,容易受到虚假网络购物和游戏装备网站引诱。20-29岁占比43.73%,这个年龄段群体多以大学生和刚参加工作的年轻人为主,是网络购物的主力军,被骗手段以网络诈骗和电话诈骗居多。

  一些办案者和教育工作者指出,个人信息泄露、容易受到诱惑、社会经验不足和防骗教育缺失,是大学生频频被不法分子盯上的关键原因。

  ——个人信息泄露。在徐玉玉案中,不法分子打来电话,称有一笔2600元的助学金要发放给她。因前一天曾接到教育部门发放助学金的通知,因此她并未辨别电话真伪。这表明,徐玉玉的个人信息可能已遭泄露。

  长沙市公安局刑侦支队民警王博说,大学生接触网络较多,经常在网上注册各种账号,现在网站都要求实名制,注册时需要填写个人姓名、电话号码和身份证号码等,这些个人信息极有可能被网站“内鬼”倒卖谋利。

  ——容易受到引诱。湖南省刑侦总队重案支队副支队长郭建华说,“高薪兼职”和“中奖通知”是大学生上当最多的两类电信诈骗。不法分子利用部分大学生急于赚钱或积累工作经验的心理,一步步引诱大学生“上钩”。

  ——社会经验不足和防骗教育缺失。北京大成(济南)律师事务所律师梁珊认为,青年学生涉世不深,社会阅历较浅,安全防范意识相对薄弱,加之又是互联网和手机的重度用户,容易暴露在诈骗高发的环境之中。

  北京某高校一位辅导员告诉记者,针对电信诈骗的防骗警示教育,以前高校很少做,尽管近年来逐渐引起重视,但总的来说做得还远远不够。

  个人信息泄露有多严重?

  近一年,国内6.88亿网民因垃圾短信、诈骗信息、个人信息泄露等造成的经济损失估算达915亿元

  中国互联网协会《中国网民权益保护调查报告2016》显示,近一年的时间,国内6.88亿网民因垃圾短信、诈骗信息、个人信息泄露等造成的经济损失估算达915亿元。

  网络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日益猖獗,涉及身份信息、电话号码、家庭地址,扩展到网络账号和密码、银行账号和密码、购物记录、出行记录,且形成了“源头—中间商—非法使用人员”的黑色产业。机关单位、服务机构以及个体企业相关人员参与的泄露活动更加隐蔽,而通过技术手段实施攻击、撞库或利用钓鱼网站、木马、免费WIFI、恶意APP等技术手段窃取成为重要的泄露方式。

  个人信息售卖产业链之成熟,正不断刷新我们的认知。分行业“定点投放”:学生、股民、金融理财客户、产妇、家长应有尽有,不同群体售价不同。社交平台被“充分应用”:建数十个QQ群不断推送广告,最终指向同一个数据商。记者随意在QQ群里加了一个名为“营销数据商”的电话表明想购买的来意后,他立刻发来了一个湖北省利川市第五中学的100个学生信息列表,其中包括姓名、出生年月日、身份证号、家庭住址、父母亲姓名及电话。

  面对记者购买时的犹豫,信息中介说,“农村的钱少,大城市不容易被骗,你买三线城市的吧。800元可以买到一万条学生及家长信息,也可以用其他数据来换,例如3万母婴信息换1万条学生信息等。”

  上海市工商局一位执法人员介绍,2015年监管部门对一家财富管理公司上海分公司的调查发现,纸质资料涉及的个人信息共有38000余人次,电子数据保存的个人信息名单有120M(兆),涉及了100余万人次。

  据了解,一些经营理财业务的公司为拓展市场、发展客户,通过购买、交换等方式大量收集消费者个人信息。在收集和使用个人信息后,大多未进行妥善保管和处理,甚至二次售卖。

  打击电信诈骗有多艰难?

  电信诈骗的两个关键环节“诈骗电话”和“银行转账”在目前尚没有“源头”管制措施

  网络交易、分工明确、跨国行骗,使得近10年来,公安机关抓获的此类犯罪嫌疑人大多是处于链条末端的“取款人”,摧毁一个完整的通讯信息诈骗犯罪跨国境团伙很难,不少策划者仍身在境外。

  “运营商为追逐利益而疏于监管难辞其咎。”中国社科院信息化研究中心专家姜奇平曾指出,一些运营商推行“实名制”力度不够,出租出售的号段有的用于各类广告促销短信的群发,借以牟利。

  “由于电信诈骗属于‘非接触式’犯罪,环环相扣,很难留下诈骗的确凿痕迹,为警方办案带来困难。”上海市公安局刑侦总队二支队副支队长韦健介绍,而且由于电信诈骗不受地域和空间限制,使得发现、跟踪和抓捕有很大难度,破案成本非常高。

  上海政法学院教授汤啸天介绍,因为追赃定赃难,使得电信诈骗量刑过轻,对犯罪分子的威慑力不够。

  上海一些办案民警介绍,电信诈骗的两个关键环节“诈骗电话”和“银行转账”在目前尚没有“源头”管制措施。目前通信业务和金融产品的某些安全隐患,在某种程度上为犯罪分子提供了便利。针对一些“改号”软件的诈骗,有运营商负责人称“监管成本太高,不愿投入这笔钱”。由于运营商拦截不力,能够虚拟任意号码的网络电话仍处于无人监管状态。

  山东又一大学生 遭电信诈骗次日离世

  又一悲剧

  山东临沂市临沭县的大二学生宋振宁遭遇电信诈骗后,于8月23日心脏骤停,不幸离世。据亲属介绍,宋振宁在去世前接到诈骗电话,并被骗去数额不等的现金,其父母因伤心过度住进医院。

  18日,大学生宋振宁接到一个来自济南的陌生电话,对方在电话里自称是公安局的,称宋振宁的银行卡号被人购买珠宝透支了六万多元。受害者亲属宋先生介绍,孩子后来去了银行,给对方转了2000元钱。回家路上,宋振宁遇到了亲戚,说起这件事。亲戚说他被骗了,宋振宁才意识到自己上了当,宋振宁和亲戚去派出所报警。

  22日,那个陌生电话再次联系宋振宁让其“还款”。据宋振宁的老师及同学介绍,当天,宋振宁不知道因为什么把生活费以及家中现金存入了银行卡,下午宋振宁发现银行卡的钱(具体数额暂不清楚)都不见了。当晚,宋振宁跟父母说了被骗的事,怕父母责怪说是被骗两千多。23日,天还没亮,宋振宁家人看到他在沙发上一动不动,走近看却发现他已经停止呼吸。经医生诊断,宋振宁死因为心脏骤停。

  新闻时论

  勿让公民个人信息 成骗子手中凶器

  一通陌生的来电,电话那头的人能直呼你的姓名。他还知道你报名哪场考试,知道你正准备买房或新房将要装修,知道你的孩子今年是否参加了高考……

  近一周时间,山东临沂接连发生3起电信诈骗学生案件。辛苦积攒的学费、生活费被悉数骗尽,更有两个鲜活的年轻生命在悲愤交加中陨落。人们不禁追问,为什么骗子掌握的信息如此精准,还能及时更新?

  如果说,实名制落实不严的虚拟号段为诈骗分子提供了“隐身衣”,那么被大量泄露与贩卖的公民个人信息,无疑是他们屡屡得手的凶器。

  据中国互联网协会发布的《中国网民权益保护调查报告2016》显示,有55%的网民收到过“冒充公安、卫生局、社保局等公共机构进行电话诈骗”的诈骗信息。近一年的时间,国内6.88亿网民因垃圾短信、诈骗信息、个人信息泄露等造成的经济损失达915亿元。

  个人信息的泄露途径,无非是通过接触数据的工作人员、储存数据的第三方企业,以及凭借技术手段破解、窃取数据库信息。信息泄露必然会留下蛛丝马迹,倘若能第一时间发现数据被泄露,尚能为及时挽回损失与消除影响赢得主动。相反,假如对保管的信息数据不闻不问、麻痹大意,数据信息被大肆盗取却还被蒙在鼓中,最终将难逃法律追责。

  面对肆无忌惮的公民个人信息泄露,法律仍是最强有力的武器。去年11月起施行的刑法修正案(九),明确规定了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相关罪名的适用情形与刑罚措施,同时增加了对网络服务提供者的法律要求。在司法实践中,不少泄露、贩卖公民个人信息的犯罪分子已经受到法律的制裁。

  巨额财富消解无形、美好家庭家破人亡、年轻生命接连凋零,公民个人信息泄露贻害无穷,更是社会难以承受之重。惟有从业者高度重视信息数据的安全保护,职能部门不遗余力加强监督,司法机关严厉惩处泄露、盗取、贩卖信息的黑手,才能为公民隐私穿上“保护衣”,不让公民个人信息成为骗子手中的凶器。

  (本组稿件综合新华社、新京报等)

责任编辑:cnrx